两个涉农金融扶贫案例和三个服务逻辑
  
人民政协报 2018年06月12日 第8046期
作者: 本报记者 崔吕萍

刚下飞机的马铃薯种植大户王保平略显疲惫,经历数天谈判,他最终成功签订在马来西亚建立占地128亩进出口周转仓库,这意味着他的马铃薯销售大网,已经扩张到几千公里外的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泰国。

王保平创建的丰茂农业每年土豆和果蔬交易量达40万吨,年交易额高达7亿元,被评为河北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随着马铃薯外运量增加,2014年4月,王保平成立了丰茂农业,并以每年翻三倍的发展速度,建成了可容纳14万吨马铃薯的智能仓储库,调配来自全国各地3600辆物流配送车;实施“企业﹢农户”的合作经营新模式,将农户的土地统一流转,集中改造整理连片流转的土地,农户在取得租金的同时,还被回聘从事农业生产劳动获得相应报酬,种植面积扩大至7200亩。

一手托市场,一手托农户、贫困户,王保平最难承受的压力不在产量在资金。在7200亩种植面积背后,运转支持的资金达到了3亿元,特别是收购期,王保平必须保证钱要到位,甚至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天天在外跑资金。但由于土地手续下不来,缺少有效抵押物,无法从银行贷款,急用的钱还是朋友抵押房子借来的。

后来,农发贷的工作人员了解到王保平的资金困境,与丰茂农业合作“产业扶贫”创新金融模式,由丰茂农业担保,农发贷向马铃薯种植农户提供每亩1000元的贷款,累积提供超过1亿元的金融服务。此外,农发贷还支持丰茂农业,对基地所在地的贫困户,在用工方面优先考虑并提供部分免费服务,在2017年,丰茂农业投入80万元对张北县油娄沟2个村无偿提供马铃薯籽种、化肥、农药等农资产品,扶持当地587名贫困户发展马铃薯种植。

邵川岚是山西临汾市人,从事农资销售、农产品收购10多年了。现在,他的农资销售额每年超过2000万元,但每到收购季节,他依旧需要大量资金周转。恰在此时,农发贷在山西的一线投资经理郭伟,在走访国家级贫困县永和县时,发现当地农户大多数种植玉米,面积几十亩到上百亩;而这也是他们的主要收入。但过去,当地农户没有足够资金,都要跟农资经销商赊购化肥等农资,由于是赊购,农资价格往往很高,导致收成之后,利润一再被摊薄。而且以往他们都是随机卖给当地的小收购商,价格往往波动很大。

郭伟认为,可以把“邵川岚﹢农发贷﹢贫困户”三方连接。于是农发贷开始为农户提供资金,现金购买邵川岚的农资产品,邵川岚的农资生意进一步扩大。而邵川岚也愿意将农资优惠卖给农户。农户拿到优质农资,玉米收获之后,邵川岚还负责全部收购。这样,农户既不愁投入资金,也不愁销路。邵川岚增加了农资销售收入,稳定了收购源。而农发贷在产业链闭环中,最大化控制风险,达到三方共赢。

今年4月份以来,通过邵川岚担保,农发贷已经累计为永和县100多位贫困户提供了金融支持,总额超过300万元。

而在农发贷CEO杨世华看来,这两个案例虽然都是以资金帮助贫困地区贫困户通过生产改变命运,但两个案例本身又有着本质不同。

首先是金融介入方式不同:丰茂农业之前以自有资金为部分农户提供金融支持,但自有资金毕竟有限,涉农金融服务的介入可以帮助其更扩大贫困户的扶助数量;而邵川岚的案例,是农发贷经过尝试,主动整合供应链资源,让贫困农户敢于种、放心种;引入收购商和农资经销商,让商家有的收,有的赚,充分解决产业链上的信息不对称,达到三方共赢。

其次是适用范围不同:丰茂农业是强资质、优势企业,组织种植户能力、收购能力以及市场销售能力更强,与金融合作,更能带动整个区域的产业发展;邵川岚是有能力的商家,能够带动一部分贫困户逐步脱困,逐渐带动更多贫困户发展。

第三是产品特质不同:张北县的马铃薯种植往往规模较大,对资金周转要求较高,涉农金融服务提供种植贷产品,每次金额不超20万元,更适合他们资金周转;而永和县的玉米种植以家庭为单位,几十亩到上百亩都有,农发贷提供富农贷产品户均不超过5万元,在帮助贫困户发展种植业的同时,也可减轻其因生产造成的负债压力。

扫一扫 下载《人民政协报》客户端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