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乡学路 朗朗欢语声
  
中国交通报 2021年09月13日 第7569期

  初秋日,叶儿黄,蹦蹦跳跳上学堂。9 月是丰收的季节,也是孩子们带着希望与期待重返课堂的美好时刻。近年来,随着“四好农村路”高质量发展不断推进,农村公路网络通行能力大幅度增强,孩子们的上学之路更加便捷、安全、通畅。

  本期策划聚焦湖南“通组公路”、湖北“安防工程”、四川“金通工程”、云南“溜索改桥”四省的农村公路专项工程成果,展现公路交通助力乡村基础教育发展、守护乡村学子的上学路的好举措。


山村校车。何德联 摄


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区永新村通村公路。本报记者 吕金蓉 供图

“组组通”铺开上学路

实习记者 贺哲野 通讯员 陈晓锋

  “上学去喽!”孩子们背着书包,结伴走在平整的水泥路上。开学季,在湖南省邵阳市新邵县大新镇三和村,硬化路入户,小轿车上路,孩子们上学安全有保障。

  三和村辖区13.4平方公里,共有20个村民小组,总人口1680人,于2018年实现整村脱贫。依托“山水独秀,绿树成荫”的优势,新邵县将该村列为重点打造的省级美丽乡村示范村。

  “路通了,百姓富了,孩子们上学更方便了。”三和村党支部书记张长征十分感慨,“前几年村里未脱贫的时候交通不便,既苦了大人,又苦了孩子。”

  张长征用“披星戴月”来形容以前学子们早出晚归的经历。“三和村位于大新镇西北部,离镇政府所在地13公里。”张长征介绍,“由于白水峡谷阻隔,以前去镇上要走两三个小时的山路,大部分孩子都选择寄宿在镇上的大河滩中学。每周一趁天还未亮就要往学校赶,每周五到家时月亮都出来了。”

  出门上学行在路上,居家生活也得“看路吃饭”。修路之前,三和村村民运东西全靠马驮,羊肠小道一路颠簸,运输成本很高,村里的农产品运不出去,村外的商品进不来。那些年,三和村村民大部分住在木板房里,想拥有一栋红砖房都是奢望。

  2017年年底,湖南省启动了自然村通水泥路建设,包括三和村在内的3.6万个自然村修建4.37万公里水泥路,以实现25户以及100人以上的自然村通硬化路的目标。以此为契机,三和村规划了21公里村组公路,路面设计宽度达4.5米。

  “这段路里程长、造价高,但是市交通运输局实地考察后,全力支持道路建设。”张长征说,“为了保障工程质量,除了市里抽查、县里督查,每项工程还有乡亲们实时检查。”

  目前,三和村利用配套资金修建的公路桥早已通车,21公里通村公路全部竣工,学生上学无需绕远路。依托山水独秀的自然资源,三和村白水峡谷还被湖南省登山协会评为十佳户外活动线路,如今的三和村每年接待游客上万人次,当地百姓吃上了“旅游饭”。

  “现在路修好了,汽车都能开到家门口了。”村民刘新卫说,“我儿子去年考上了大学,去镇上转车不用再翻山,前脚出门后脚上客车,30分钟就能到镇上。”

  路通民富学子悦,三和村的变化是整个邵阳市依靠农村公路建设润泽民生的一道缩影。2020年,邵阳市高位谋划,推动打造“3﹢1农村公路融城板块网”“西部生态圈农村公路板块网”“新通道农村公路板块网”三大农村公路板块网。“十三五”以来该市共完成自然村通水泥路3726公里,完成公路提质改造4483公里、安防工程5893公里,实现了省、县、乡、村道养护全覆盖;改造危桥315座,建成农村客运招呼站4249个,实现100%建制村通水泥路、通客班车,惠及500余万农村群众。

“金通工程”点亮求知路

  白露已过,天气渐凉,但四川省宜宾市长宁县古河中学通往新区场镇的道路施工现场机声隆隆,各类机械齐上阵,工人们干得热火朝天。

  据了解,作为进出古河中学的唯一通道,这条路宽度仅为3.5米,最窄处不足3.2米,给学生出行带来了严重的安全隐患。为改善学校师生及周边群众出行条件,宜宾市交通运输局与长宁县交通运输局、古河镇政府共同商议后,决定投资96.2万元对该段道路进行拓宽、黑化,并同步完善道路两侧安全护栏和路灯。改建工程于8月1日启动,截至目前,道路拓宽至6.5米,路基加固、路面硬化等工程已全部完工,剩余路面黑化、护栏安装、路灯安装等预计9月15日前完成。届时,古河中学、幼儿园师生及周边群众出行将更加安全、方便。

  当地公路交通部门还加强路网运行监测力度,强化路面巡查,对全市各级公路开展安全隐患排查,聚焦农村地区学校周边公路及沿线交通设施等重点领域,对出现护栏损坏、公路病害影响交通等情况,及时更换修复、设置警示标志或进行临时交通管制,确保上学路安全有序。同时,加强与当地教育部门沟通,确保校车能提前避让和防范。

  随着“金通工程”的全面铺开,宜宾市交通运输局要求乡村运输企业主动与学校对接,签订规模化运输服务协议。由学校统计学生需求清单,运营企业根据学生区域分布情况,制定运输方案,统一收取费用;由村委会(社区)组织召开家长座谈会,宣传学生上(放)学途中的安全常识和注意事项,建立以村(社区)为单位的学生接送安全责任制,利用微信群等通信方式实现家长、学校信息互通,保障学生出行安全。

  目前,宜宾市翠屏区、叙州区、高县等地已全面开展“金通工程”助学行动,共投入车辆400余辆,解决了农村地区53个乡镇(街道)“学校远、上学难”问题,已安全运送师生达12万人次。

  艾芸丞

“溜索改桥”彩虹飞架校门口

本报记者 王兴梅

特约记者 新跃华


过去当地傈僳族群众溜索去赶街。罗金合 摄


云南独龙江白来感恩大桥。特约记者 新跃华 摄

  又是一年开学季,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龙元村白来村民小组的孩子们,高高兴兴地去独龙江乡独五当中心完全小学报到了。“以前上学要走好远的路,有时还得从河上溜过去。现在妈妈可以骑着车子送我到校门口。我要努力学习,去更远的地方看看!”六年级的刘同学拉着记者的手,脸上洋溢着笑容。

  一江隔南北,一“索”连两岸,特殊的地貌一度使溜索成为云南不少当区群众跨越天堑的唯一方式。路不通、过江难,严重制约着当地经济社会发展。

  2011年,“索道医生”邓前堆的事迹被广为报道后,怒江州群众过江难、出行难的问题受到中央和其他省市群众的关心。同年,按照中央指示精神及交通运输部出台的《关于对怒江州溜索改桥建设的意见》,“溜索改桥”工程稳步推进,18座桥飞跨怒江两岸,解决了怒江、澜沧江沿岸群众出行难和出行安全问题。

  独龙江乡是全国唯一的独龙族聚居地,2018年实现了村村通硬化路,依托便利的交通条件和多部门大力扶持,独龙族实现了整族脱贫。

  白来感恩大桥位于独龙江乡龙元村白来村民小组,全长148.41米,主跨76米。大桥像一道彩虹飞跨在碧玉般的独龙江上,桥塔、防护栏上印满了独龙毯等独龙族文化元素,桥塔横梁上的独龙牛头像斗志昂扬。2020年10月15日,独龙族致富带头人、老县长高德荣深情地对前来参加通车仪式的独龙族群众说:“我们要像爱护自己的房子一样爱护这座桥,让这座桥在走向更美好的生活中发挥它的重要作用,让孩子们的上学之路快捷又安全!”

  如今,溜索已经成为时代的记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横跨于高山峡谷的便民桥、安全桥、致富桥。如今,独龙族不仅实现整族脱贫,而且小学生入学率、巩固率和升学率均保持100%,人均受教育年限不断提高。

路安校车开 家长乐开怀

本报记者 潘庆芳

通讯员 汪瑶

  9月2日17时47分,日近西山。忙完手上的活,湖北省崇阳县天城镇鹿门铺村9组村民黄燕保站在家门口,等待乘坐校车放学的侄儿、侄女。

  鹿门铺村是由鹿门铺村与五里界、金竹爆村合并而成的,各村路况不同,再加上不少村民外出务工,接送孩子上学就成了各家各户的难题。

  “近年来,崇阳县交通运输局大力开展校车行驶线路安全防护设施建设,全力预防校车交通事故,为学生平安上学保驾护航。”崇阳县交通运输局局长孙文甫介绍,随着全县“四好农村路”建设步伐加快,崇阳县委、县政府决定由县交通运输局汽运总公司负责校车的运营管理。崇阳县交通运输局全力抓好通组公路建设,成立专班、安排人员对全县山区急弯、临水临崖路段全面开展安全大排查,多方筹措资金,及时消除公路安全隐患,并建立了政府、公安、交通、安监等部门参加的校车线路安全会审机制,确保校车能开进各村。

  截至今年8月底,崇阳县交通运输局共在全县12个乡镇122条通校车的农村公路上安装波形护栏52公里、减速带820米、爆闪灯186个、标志标牌550个、广角镜283个,投入资金2000余万元。公路安全生命防护工程的建设,大大减少了全县中小学、幼儿园200余辆校车通行线路上的安全隐患,为校车安全通行提供了保障。

  黄燕保为了让弟弟陈安斌安心在外务工,便承担起弟弟的两个孩子的照顾托管责任。得知从学校到金竹爆的公路沿线安装了钢护栏等防护设施,且开通了校车,黄燕保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以前山里路窄路况较差,跟其他家长合租一辆车接送孩子也胆战心惊。现在好了,路上更安全,还有了智慧校车。”看到校车停在家门口,侄儿、侄女在老师的带领下高兴地走下车,黄燕保赶紧迎了上去。

  校车驾驶员饶德方对记者说,“尽管沿途山路弯弯,但路面宽5米以上,临水临崖路段有防护栏,急弯路段有凸面镜,学校、家长、校车公司和我们都放心多了。”

□编后

  近年来,随着各地不断推进农村公路“路长制”,加快补齐农村公路管养短板,不仅打通了群众致富的道路,也使孩子们的上学之路变得更加顺畅、安全、快捷,改善了各地乡村学校办学条件及教育环境。

  人才兴则乡村兴,人气旺则乡村旺。农村公路高质量发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各地持续深化管养体制改革,不断提升农村公路服务能力、安全水平,才能更好地为发展乡村教育汇聚合力,为培根铸魂、启智润心贡献交通力量。
扫一扫 下载《中国交通报手机数字报》客户端
客户端下载